哥斯拉特斯拉

【武靖】临江仙13

十九月:

卫青淡淡的看着卫子夫,似乎只是在思考今天晚上送过来的牛肉面是不是肉放的少了点。
“……你在刘家这么长时间了,”卫子夫不知道刘彻对自己和卫青的关系知道多少,当年也是她坐在刘家的车子里,看着自己半大的小弟追着汽车跑出好远。如今坐在她对面的人已经长得连她也认不得,凭空生出一些特别的感觉。
卫青抬抬手打断她,“我在彻少身边的时候,你刚被刘家赶出去,不过,我当时确实不知道你怀了孩子。”他看看刘据,眉眼里有几分刘彻的影子,但是更赤裸更直白,什么都写在脸上,确实需要管教。 “当年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卫青冒出怒气,脸上的淡然也有些挂不住,“难道不是你求着刘家的管家带你走的?那个时候刘彻和我差不多大……你怎么爬上他的床勾引他的还需要我来告诉你?”
卫子夫被他这话戳中了痛处,顿时缩回椅子里不再吭声,坐在旁边的刘据也向她投来奇诡的目光。
“明日一早,我就来带刘据走,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彻少的脾气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景琰你看这个,”刘彻抱着萧景琰坐在腿上,两个人一起盯着桌子上的那份报纸最后一版上的填字游戏,“织女的……配偶……”刘彻突然有点后悔要把这四个字念出来。
但是萧景琰好像并不知道有什么内涵,眨眨眼,“牛郎。”
刘彻很久没有回应,萧景琰扬起脸转头看他,似乎是在询问对错。
“对,”刘彻看到萧景琰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温顺,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心里也软下来,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啊,他把下巴压在萧景琰柔软的发顶,偷了个椰子香的吻,“刚洗过澡?” 萧景琰点点头,注意力又转回报纸上面去。
在等刘彻回家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洗了个澡,才换的洗发露,是好闻的椰子的味道。
站在门边的卫青轻轻敲敲门,不忍心打扰到刘彻和萧景琰周边和谐的氛围。
“什么事?”而刘彻,明显心情十分愉悦。 “我已经安排好了刘据的行程,想请彻少再过过目。”卫青把文件夹放到桌子上,刻意的没有盖住萧景琰还是忍不住盯着看的字谜。
萧景琰听到刘据的名字,还是偷偷的打了个寒战,他以为的不引人注目,刘彻却是感觉的真切,他放在萧景琰大腿上的手拍了拍,“你先放在这里吧,我一会儿看过了再叫你。”
卫青出去之后,刘彻向下盯着面前圆圆的可爱的冒泡的后脑勺,吹了口气,几根呆毛飞起来又松松软软的落下来,它们的主人睁圆了眼睛看过来。
“害怕吗?”他指的是对刘据。 萧景琰看了他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如实承认,最后他点点头,伸手抱住了刘彻的脖颈,在刘彻背后交握的手在发抖。
刘彻好像并不享受这样的拥抱,他拿下萧景琰挂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握在手里摩挲,“景琰你记住,我不喜欢软弱,也不喜欢恐惧,”他还是笑了笑,“下次该怎样做,知道了吗?”
萧景琰有些不知所措,他慢慢的郑重的点点头。
“哎呦呦……这么晚了还不睡?”蔺晨来找刘彻无非是因为卫子夫和刘据的事,没想到正巧看到刘彻和萧景琰温存的画面,莫名其妙吃了一嘴狗粮的蔺晨半点儿也不想接着吃下去。
刘彻不再亲吻萧景琰的额头,“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
被怼的蔺晨有点意外,但也不生气,“我的眼线在他们家附近,看到了……”蔺晨看看萧景琰,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捏着刘彻的手指想心事,蔺晨突然想起萧景琰曾经对自己说起的喜欢一个人,心下了然。
刘彻把萧景琰抱起来,放到套房里屋的床上,“乖,我一会儿就过来陪你。”
“嗯。”萧景琰眼巴巴的看着刘彻离开。难得的有了不舍的念头。
刘彻关上了身后的房门,走回办公桌,上面还放着快要填满的填字游戏,“说吧,你查到了什么。”
“看到了林家的人。我以前去过林燮的地盘,见过他。”蔺晨大喇喇地挑了一张离壁炉最近的椅子坐下来。
“……林殊?”刘彻不意外的说道。
蔺晨笑笑,“看来有些人不只是对你有兴趣,”他瞥了一眼禁闭的房门。


TBC

评论

热度(41)

  1. 哥斯拉特斯拉守彻骨凉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