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特斯拉

[拉隆]一居室

Zizip-Reservoir:

复健仰卧起坐小段子短一发完/现代合租室友paro/根本就没有C/金融分析师拉达/程序员加隆

属于Paranoia这个意义不明小段子AU的系列(每篇之间没有关系

1 Caina

2




 上面安排拉达曼提斯出几天差,没定期限,让他做完事情再回来。一想到回来有一大堆的财务报表在等着他,拉达曼提斯就有些胃痛。 虽然如此,他仍然没在出差地停留多久,把文件全交上之后就赶回来了。

 时间弹性,他不知道自己会搭哪班飞机,也就没告诉合租室友自己的归期,只是在前一天晚上发了一条“可能明天到”的短信。

 抵达时已是深夜,只有路灯放射着暗黄的光。打开自己租的小屋的门,见房间里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草稿纸团和快递的箱子,垃圾箱里堆着外卖的饭盒。床上也铺满了衣服、裤子、书、游戏机……稍微腾出一人大小的地方可供睡眠。拉达仅仅离开一周而已,房间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加隆背对着他坐在电脑桌前,一双手在键盘上运指如飞,完全没注意到进来了人,或者说没想注意到。

 因为曾是大学室友,拉达对加隆的破坏性已经很了解。但是速度如此之快还是刷新了他的认知。还好加隆虽不喜欢做家务但很爱干净,洗的衣服拖的地板比拉达弄的还干净。当然,他从来不负责摆放整齐。

 拉达不会打扰加隆的工作。他默默开始在旁整理床铺。这张他们的出租屋里唯一的床,功能是要睡两个人的。床差不多恢复原貌的时候,加隆也抻了个懒腰,看样子是自定的休息时间到了。

  拉达走过去从后面抱了他一下。加隆的身体一动,好像吓了一跳。

 “拉达?你干嘛?”

 “打招呼。”拉达面无表情地回答。

 “喔——”

加隆回头的样子就让拉达小小心跳加速了一下。他不禁为这么容易搞定的自己感到悲哀。

 他再一次感慨他的合租者有这样一张脸,却因为是个码农上了大学之后就再没谈过恋爱的悲催情史。

 无论怎么想都不科学,拉达曼提斯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投入到整理地面的大工程中。加隆终于完成了工作,什么话也没说就扑到了新清理出来的床上。

 拉达给他盖好被子。这时他忽然发现手边垂着加隆的睡裤,内裤又被丢在地上。那蓝发的程序员换睡衣换到一半就缩在被子里面不动了,现在根本没穿裤子。

 等到拉达不再想着加隆的大腿的时候,他已经怀里抱着加隆,加隆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他舌头伸进了加隆的嘴里,裤子早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话说你在写什么,界面怎么那么奇怪。”

“美术组需要一个新的渲染引擎,这是内置在他们软件里的编辑器。”

 “我很少看见你写代码,平时你都嫌这里环境不好,总是在图书馆写完再回来。”

“你不是说今天回来吗?”

加隆语气平常。但是他看见拉达的脸一下子变红了。拉达皮肤苍白,变化特别明显。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瞬间自己的脸温度也迅速向上提,烫得都有些发疼。拉达的手臂明显收紧了。加隆感到胃部被挤压。

 “在这里写了多久?”

 因为刚才的自爆和突然收到的拥抱,加隆的语调有点不稳。“昨天晚上就开始写,刚才才写完……好久没只睡一个小时。这样才能在今天做完——”

据说程序员都瞒不住自己熬夜。他说完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又自爆了,干脆闭了口不说话。

 “辛苦了。”拉达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稍微运动一下,你就睡觉吧。”

 拉达很少笑。但是由于加隆的努力,他能看到的频率比旁人多些。他每次看到拉达的笑容,都有一种写完复杂程序之后运行成功的舒畅感。

 “你也辛苦了。”加隆已经看到了想看的东西,就闭上疲惫的眼睛,随意地揉着拉达刺猬似的短发。“这班飞机是最早的一趟。”

 “你查了我的航班?”拉达从加隆的锁骨上抬起头来。“我还以为你根本不知道我去哪儿了。”

 闭眼可以增加气势。虽然加隆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但是他还是维持了高傲的态度。“不是特意去查你的,顺便。”

 “我懂。”还好拉达他懂,不过让他放过可没那么容易。“跟你坚持说我们是互相帮忙解决生理问题的关系一个意思。”

  “那是事实。”加隆把衣服撸到胸部上面。“快点。我真的困了。”


  加隆终于睡着,呼吸平稳无鼾声。拉达给他擦身他也没有醒过来。

  “咕噜咕噜旋转的地球仪,

  咕噜咕噜改变的时间,

  在世界的尽头,充满爱之喜悦的地方,

  做着梦。”

  加隆的手机响了。拉达拿过来一看,是他设置的第四个闹钟。

  “居然会听这样的歌。”拉达抿唇一笑。

  加隆截取的这段旋律柔和,并没有闹钟的作用。拉达听了一会儿这首歌,轻轻地按下了停止键。




END


评论

热度(22)

  1. 哥斯拉特斯拉Zizip-Reservoi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