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特斯拉

替嫁新娘(15)

网上闲人:

“怎么样了?” 


“嗯……他的内伤很重。” 


“这我知道,我是问你他有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你处理得很及时,而我的药也很有效,再加上他的身体看起来很强壮,我看要不了一个星期他就能和以前一样活蹦乱跳了。” 


“那就好。” 


加隆倒在沙发上,长长地吁了口气。他马上又跳了起来,“你摸他的胸口干什么?” 


浅黄色头发的男子颇感奇怪地瞟了他一眼,“我只是想看看他胸口上那个奇怪的印记,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不许看也不许摸!” 


“你吃错药了,加隆?我刚才给他检查时不是也摸过他看过他了吗?” 


“那不一样,“加隆冷冷地说道,“那时你是医生,现在你是色狼!” 


“开什么玩笑?我就是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对一个男孩子动手啊!” 


“你敢说你不喜欢米洛斯?他好象不是女的喔!” 


“好了,加隆,我承认我是喜欢米洛斯,但我只对他一个人感兴趣。其他人,哼!我看都懒得看!” 


加隆微翘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个讥诮的微笑,“谁知道呢。” 


男子不理会他的嘲讽,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好奇地问道:“他是谁?” 


加隆扬了一下眉毛,“我妻子。” 


“什么???”男子连连眨动着一双漂亮的黄玉色的眼眸,嘴巴张得可以吞下两个鸡蛋,“我没听错吧?” 


“没有,他的确是我刚娶过门的妻子。” 


男子愣了半响,终于忍不住,“哈!哈……” 


男子只笑了两声就收声了,因为加隆正用利剑一样的目光警告他,他若敢再笑他就会毫不客气地拧断他的脖子。 


“是撒加给你定的那门亲事?” 


加隆点了一下头。 


男子用怜悯地目光盯着他,“可怜的加隆。” 


“谁要你同情!”加隆抓起身旁的一个沙发垫扔了过去。 


男子侧身躲过,用手扶了一下戴在左眼上的单镜片,问道:“你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加隆叹了口气,“可以。” 


男子一边听加隆讲一边皱着眉思索。 


“你是说你事先喝了我给你的能解世间一切迷药的、威力无比的万灵药水还是被他给迷倒了?” 


“是啊,”加隆冷笑地撇了撇嘴,“正因为听信了你的吹嘘,说什么喝了你的万灵药水,哪怕是一整罐迷药入口也一点事没有,我这才大胆地喝光了那一瓶酒,结果我睡得跟死人差不多!” 


“有意思!”男子一边很感兴趣地点点头,一边小心地将加隆从米罗身上找到的装有药粉的小药瓶放进药箱里,“我得好好研究一下。” 


“你是该好好研究一下了,算我幸运,他并不想害我的性命,要不然我都死了一万次了!” 


男子不以为然,“是人就总有出错的时候,我不是神,所以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的药水毕竟是有效的,按他的说法,你本来应该睡上三天的,三天是七十二个小时,结果你只睡了九个小时,八分之一啊!所以说我还是很有成就的!我倒是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有问题的?” 


“从他狠踩我的脚不让我吻到他的唇起……”加隆沉吟了一下,“不,那时虽觉得有些奇怪,但我更多的是感到愤怒,气恼撒加竟塞给我一个这样阴险狡诈的妻子,跟我喜欢的淑女类型差得太远了!和修罗他们打牌的时候,我还一边打牌一边想着怎么报复她、羞辱她,总之那个时候只想着她可恶,其他的也没多想,直到我在去新房的路上遇上马里沃……” 


马里沃是来向加隆请示可否将新娘的画像拿出来挂上,在此之前,加隆因厌恶这桩婚事一直不准仆人把新娘的画像挂出来。 


“……我突然对那幅我只粗略看过一眼的画像产生了兴趣,于是我中途改道去了自己的房间,让马里沃把画像拿到那里来。当我仔细审视那幅画像,头脑中的疑惑大增,心想她怎么可能跟画像中的人是同一个人呢?画像中的那个女子脆弱得象是要人随时都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毛毛虫也会把她吓昏过去。那样的人,别说踩我一脚了,就是让她抬起头看我一眼她也不敢啊!所以我想她十有八九是个冒牌货,但我还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是个男孩……” 


加隆的心中有深深的恼怒,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失落。 


你怎么会是个男孩呢?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象这样像貌几乎不差分毫的冒牌货也还真是少见,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决定装傻充楞跟她周旋下去。因她先前连唇都不让我吻,所以我想她也会想尽办法不让我上她的床,感觉她最有可能做的就是下迷药了,于是我在去新房前先喝下了你配的药水。以后的事态发展的确如我所料,为了让她相信我是个好摆布的傻瓜,我喝下了整瓶酒。本打算假装昏过去以便探听她的秘密,却不料我竟真的失去了知觉。” 


“原来如此。”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很感兴趣的是,在你昏睡的这段时间里他是怎么骗过你的那些仆人的?” 


“他能模仿我的声音,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加隆阴郁地说道。 


回想起刚醒来的时候听到那个少年用和自己一样的声音说话时的情景,他仍感到很震惊,但最吃惊的莫过于听到艾伦称呼“她”为少爷,心在那一刻竟莫名地刺痛起来。 


“他不会是那个老怪物的学生吧,”男子脱口而出,“难怪他的迷药药效这么强!” 


“你说的是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只能告诉你这人象千年的老狐狸一样的狡猾,伪装别人的声音是他的一项独门绝技。如果这个少年是他的学生,那你栽在他手里也是应该的。” 


“他的剑术是不是也很厉害?” 


“是啊。咦?你跟这个少年交过手?是你把他打伤的?” 


“不是,跟他交手的是卡妙。” 


加隆接着讲了醒后的自己因好奇少年的举动,偷偷地从秘道去了树林,刚好目睹那场惊心动魄的决斗,少年挥剑时的潇洒英姿,竟令他心神摇动。 


“好厉害!居然能打赢卡妙!”男子赞叹地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不过他的经验到底不足,要不然也不会因硬拼落下这么重的伤。” 


“你经验足你去试试!”加隆没好气地说道:“也不想想他才多大。” 


男子侧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很在乎他,也很欣赏他,对吧?” 


“胡说八道!”加隆咬牙切齿地否认道:“我怎么会在乎这个害我成为笑柄的小混蛋!” 


“真是不诚实啊,”男子小声嘀咕着,“如果不在乎你会救他吗?” 


“你说什么?”加隆眼露凶光。 


“喔,我是想问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还没考虑好。” 


“我想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把他交给撒加处置,二是你私底下放了他。” 


加隆瞟了一眼床上的少年,“我不会把他交给撒加的……” 


“喔,那你是打算……” 


“我也不会放了他,”加隆阴森地一笑,“他让我蒙受奇耻大辱,放了他太便宜他了!” 


男子急急地打开药箱,拿出里面的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还是让我现在就结果他吧,免得以后被你整得断手断脚生不如死。” 


说着,他握紧手术刀飞快地向少年的胸口刺去。 


“你敢!”加隆急冲上前抓住男子持刀的手臂,“拉达曼迪斯,你敢动他一根寒毛,断手断脚的会是你!” 


拉达曼迪斯微微一笑,“还是这样不诚实。” 


加隆狠瞪了他一眼,慢慢地松开了手。 


拉达曼迪斯把手术刀重新收拾好,“还有什么事要我做吗?没有我就走了。” 


加隆思索了一下,“你有没有不伤及身体、又能让人使不上劲的药?” 


“你打算霸王硬上弓?呵呵,那还不如让我送你一瓶我最新研制出来的催情药,保管你和他欲仙欲死……” 


“胡说什么呀!我才没你那么变态!我只是不想在睡觉时还要担心被他杀死!” 


“当然,当然,我不会忘了他是那个老怪物的高徒。” 


拉达曼迪斯从药箱里找出一支装有药粉的蓝色玻璃瓶,“这药绝对无毒,放心使用吧。” 


“好了,你可以滚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加隆,下次找我不要用你那只可恶的鹰,我稍慢了一步,它就差点把我的眼睛啄瞎。还有,我也不喜欢走你这个秘道,又黑又潮路又不平,害得我摔了好几个跟头……” 


“你还有完没完?快点滚吧!” 


“还有一句,你关在笼子里的那头狼好漂亮啊!能不能送给我拿去做试验用?” 


“滚!!!” 


“这就是对待老朋友的方式?啊!啊!啊————” 


当某人的惨叫声消失后,加隆回到床边,弯下腰,伸出手指轻轻地在少年柔软的唇瓣上滑动。 


“你总应该为你的欺骗付出些什么吧……” 


他歪着头想了想,“还从来没有人能在戏弄我后不受到惩罚的,所以,小东西,游戏才刚刚开始!” 


一丝邪恶的微笑从他的唇角荡漾开来。



评论

热度(45)

  1. 陌上花开_丹心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哥斯拉特斯拉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